办公OA      企业邮箱

社会责任

中国梦·亚太梦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责任 / 公益活动

“亚太救助”将希望延伸 ——记者回访“亚太救助”公益活动第七批受助家庭!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7-10    阅读量:

  回访是对之前公益捐赠活动的一次检查,检查捐赠活动是否对受助对象有所帮助。一次回访,解决的不仅是受助对象遇到的新困难,还能向他们传递更多的正能量,同时也是兰州晚报“亚太救助”构建负责任的、可信赖的、可持续发展的公益形象的具体体现。  

  从2016年6月至今,兰州晚报·亚太集团“亚太救助”大型公益活动已经成功举办了七批次,已有204个大病家庭获得247.8万元爱心款。一份份沉甸甸的大爱让一个个濒临破碎的家庭看到希望,甚至重生。回访中患者和亲属们紧紧握住记者的手,一声声感谢、一滴滴泪水、一份份坚持,凝聚成抗争病魔路上的最强合力。感恩、回报、珍惜、仁爱、朴实、互助……通过亚太救助,这些有温度的词汇已经镌刻在每一个受助者的记忆中。

回访记录一 “病人进步最大 家人信心最足”   

  6月28日,晨曦微露,赵德满看着复健训练器上蹒跚前行的老伴师汇玲,心里虽然说不上豁然开朗,但也比去年强了太多。老伴偏瘫在床八年多,近一年来病人进步最大、家人信心最足。  

  “获得亚太集团的救助后,街道社区、身边的朋友们都给予了我们特别多帮助,以前感觉自己是孤军奋战而且遥遥无期,现在身边有这么多好心人知道我家的困难,真心帮助我们,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邻里邻居有时候拍拍我的肩膀,给我家送几个热包子,都能让人热泪盈眶,这世上还是好人多!”赵德满说。  

  2018年年初,师汇玲获得了亚太集团10000元救助金,家里用这宝贵的善款买了一套偏瘫复健训练器,这样就能省去每个月600元的复健器械费。“刚开始站起来都困难,现在慢慢地能扶着复健器走三米多了,每多走一步都是了不起的进步!”“与10000元的救助款相比,我觉得亚太集团的善行带给全家的鼓励更让人温暖。”师汇玲的儿子赵立春说。在领取善款的路上,赵立春和很多病友都建立了联系方式,相似的境遇让一群人分外懂得彼此的难处与抗争的辛酸,相互间分享抗病心得拉个微信群相互有个照应,成了病友之间最暖心的事。病友相互推荐好医生、好科室、好药房、好经验,彼此的一点点进步都成为了最亲属之间最暖心的良药。  “那么多好人帮助我们,那么多朋友关心我们,那么多病友鼓励我们,八年都扛过来了,还有啥抗不过去的!”赵德满边说边往复健器边上走。爱与坚持让这个大病家庭,一步步走出泥潭迈步远方。

回访记录二 “劫后重生 我更加感恩生活”   

  “没想过自己还能活下来,我很感恩帮助过我的好心人,感恩亚太集团,祝大家幸福安康。”电话里,兰州晚报曾经报道帮扶过的烧伤男子纪元特向兰州晚报读者以及帮助过他的好心人感恩送福。  

  2017年8月,睡梦中的纪元被天然气爆炸的冲击波掀出门外,烧伤程度达到深Ⅱ度,烧伤面积高达88%,同时伴有肺部感染衰竭,多脏器受损等高危病险。为了救他,家里变卖财产,四处筹钱,仍未凑齐治疗费。“幸好医院考虑到我们的实际困难,量身制定了既经济又有效的治疗方案,收到亚太集团发放的救助款后,通过透析、药浴、烤电、定时翻身等治疗措施,使孩子的病情得到控制,目前生命体征已经恢复平稳,植皮手术后全身表层80%的皮肤也都慢慢长好了。”说起儿子的近况,母亲丁峰既欣慰又感恩。  

  “出事那段时间,根本没想过还能和家人一起过年、一起生活。劫后重生,让我学会感恩。现在我最想说的除了感谢,还有希望大家平安健康。”电话里,纪元希望通过兰州晚报向帮助过他的好心人报个平安,并送去自己的祝福。纪元表示,去年他出事后,全身上下没有知觉,觉得自己活不了了,甚至因为担心后续的医疗费拖累家里想过放弃治疗,但最终在大家的帮助下挺过了重重难关。如今,经历两次大手术的纪元基本能够料理自己的生活起居,身体状态好的时候还能做一些简单的家务,重获新生的纪元和母亲丁峰都加入了当地爱心团队成为了一名志愿者,希望能用自己微小的力量将得到的大爱传递下去。 回访记录三希望与困境 愿公益之光温暖更多的大病家庭   

  资助仪式之后,5岁的赵泽川从北京回到兰州,“孩子的病情现在已经基本稳定,目前进入化疗的维持期,结束化疗维持期后,如果五年不复发,孩子的病就能治愈了。”父亲赵敏告诉记者。这个家庭在经历过悲伤、痛苦之后终于看到了生命的希望,现在小泽川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去家附近的大学里散步,虽然因为免疫力低下,他还不能像同龄的孩子一样欢笑打闹。“坚持了这么久,看到孩子的病情正在不断地好转,我们全家吃再多苦都值得!”赵敏感慨道,“真是太感谢亚太集团和兰州晚报了!感谢你们给我们一家带来了极大的帮助。”   

  “这半年来,我一周三次透析就用的是兰州晚报和亚太集团捐的钱。6000块钱对我们家帮助太大了。”33岁的马泽云两年前查出身患尿毒症,“自从查出了病以后,多年打工的积蓄都快见底了,我想着就这样能坚持多久是多久。可是,社会上有这么多好心人都在帮助我,我觉得活着就有希望!”   

  然而,在回访中,记者也看到,不少家庭依然在重病和高昂的治疗费用的深渊中痛苦挣扎,社会救助虽然能带给他们一片温暖,但却无法彻底改变困境。去年9月突遭车祸的刘永海,脊椎骨折,胸部以下瘫痪,因为无力负担高额的医疗费用,如今他只能在家卧床休养,“他现在意识还不太清楚,吃喝拉撒全得家人照顾。”妻子郝晓庆一筹莫展地说:“有了这6000元救助款,家里不愁揭不开锅,但是,未来我们一家该怎么办,真的不知道。”   

  “新闻老兵”刘钢在去年9月完成了肝脏移植,但是因为接连服用抗排异药物造成的身体损伤,他又被确诊为慢性肾衰竭和三级高血压,“我的身体状态还是比较糟糕,没想到肝脏状况稳定了,别的地方又出来问题。”刘钢苦笑道,“上次病倒之后,亚太集团、兰州晚报还有无数媒体同仁和朋友,都向我伸出援手,是大家的爱,点燃了我生命的勇气和希望,治疗之路虽然漫长艰辛,但是我会继续坚持下去的。”

 

"; var printData = document.getElementById("detail").innerHTML; //获得 div 里的所有 html 数据 document.body.innerHTML = headstr+printData+footstr; window.print(); document.body.innerHTML = oldstr ; } }